首頁 > 行業資訊 > 耳朵經濟

[行業新聞 ] 耳朵經濟

P: 2020-01-10 08:28:13

1

去年12月,《時代》雜志評選出了在過去10年中,最具影響力的十款電子設備。上榜的包括大疆Phantom無人機、亞馬遜智能音箱Echo、任天堂Switch游戲機、特斯拉的Model S電動車。但有一個產品上榜讓人意外——蘋果的無線耳機Airpods。

為什么Airpods能夠在爭議中獲得成功?一副小小的耳機背后,又體現了什么商業潛力?「得到」欄目《邵恒頭條》的主理人邵恒老師,今天就來為你分析它背后的邏輯。歡迎你查看下面的文章。


1


你還記不記得,2016年Airpods剛剛推出的時候,飽受吐槽和嘲諷,因為長得奇怪,看起來又很容易丟。

可是,在2019年10月,蘋果公布了第四季財報后,人們赫然發現,Airpods竟然成了蘋果所有產品里增長最快的業務。2020年,這款產品預計將會創造150億美元的銷售額。

在過去三年中,Airpods是怎么實現逆襲的呢?我最近看了《經濟學人》去年12月的一期,有一篇文章專門分析了Airpods的成功——
Airpods成功不僅在于產品設計,更在于它捅破了一個一直被低估的商業化空間:耳朵。
耳朵經濟,是我想推薦你在2020年關注的一個年度主題。
這篇文章的副標題還提了一個有趣的問題,說“為什么耳朵比眼睛廉價那么多?”
之所以有這樣的問題,是因為作者認為,相比起身體其他部位,耳朵的商業化程度相對來說比較低。你的脖子上可以戴昂貴的項鏈、領帶,手腕上可以戴貴重的手表、手鏈,眼睛上可以戴眼鏡、涂眼影、抹睫毛膏。
但是耳朵,很長一段時間只有耳環來裝飾,跟項鏈、手表相比,也算是比較廉價的。后來又有了耳機,可耳機配件,往往都是手機自帶的,免費的。
但是Airpods這樣的產品一出現,讓耳朵的商業化潛力充分地顯現了出來。


2


美國一個叫Neil Cybart的華爾街分析師,他常年撰寫一個分析蘋果公司產品和策略的博客。在2019年的一篇博客里,他分析了Airpods為什么能流行。
原因一:Airpods為耳朵創造了一種新身份標識,把耳朵變成了一個跟手腕、脖子等等其他身體部位一樣,能釋放社交信號的空間。
首先,蘋果的這種白色耳機能見度非常高,獨特的設計讓人一看就知道是蘋果的產品。
而且因為沒有線很方便,可以在任何場景佩戴。散步、跑步的時候都可以帶,讓AirPods出鏡幾率大大增加。戴個手表,冬天還會被衣服遮住,但是戴耳機,幾乎時時刻刻都露在外面。
原因二:AirPods的價格比一般的耳機都要昂貴,愿意花錢買AirPods,說明你有一定的經濟實力。
2016年推出時,它定價是159美元,國內售價1288元。當時市面的主流藍牙耳機,大部分價格在600元以下,AirPods貴了一倍多。所以,能戴得起Airpods,說明你的經濟實力還不錯,還意味著你兜里揣著一部iPhone,這同樣也是一種社交信號。
所以有一段時間,有不少搞笑的圖文表情包,是在嘲笑人們用Airpods炫富、彰顯地位。而這些段子恰恰又給AirPods進一步制造了話題,提高了曝光率。
所以,Airpods不是簡單的耳機,而成了一種社交貨幣。于是,一個本來容易丟、設計奇怪、不被人看好的產品,變成了一股流行文化。
Neil Cybart分析了Airpods的谷歌搜索趨勢,發現在2017年節假日期間,Airpods的搜索指數比之前一年增長了100%。而2018年的搜索指數,是產品剛發布時候的10倍。
現在,Airpods已經成了其他各大科技公司爭相模仿的對象。比如,亞馬遜推出了黑色的Echo Buds,小米推出了Airdots,谷歌有Pixel Buds,微軟也推出了Surface Earbuds,能跟它的Office軟件進行連接。
未來,這些耳機類型的產品,還有可能成為獨立的硬件平臺,從收發信息、到打滴滴、叫外賣都可以在上面進行。
這是耳朵經濟的硬件市場。


3


耳朵經濟還有另外一層發展空間,你肯定也很容易想到,就是配套的音頻內容嘛。
這個行業里的從業者普遍認為,相比起視頻內容,音頻內容的價值現在是被嚴重低估的。
音樂流媒體平臺Spotify的聯合創始人Daniel Ek說過,人們在音頻和視頻上花的時間是差不多的,但是視頻行業的估值是1萬億美元,而音頻行業呢,只有1000億美元。他覺得這不合理啊,為什么眼睛就比耳朵的價值高十倍呢?
所以在2019年,Spotify可是花了不少精力,從音頻內容下手,爭奪人們的注意力。
原本,Spotify主要是做音樂的,但是2019年他們一口氣收購了三家做播客的公司,投資了4-5億美元,讓Spotify平臺上的播客數量達到了50萬個。
在2019年第三季度,Spotify公布,他們用戶聽播客的時間,相比起上一個季度增長了將近40%。Spotify還預測,在未來平臺上20%的收聽都將會來自于播客。
他們的播客形態那可真是百花齊放,非常有創意。
比如說帶有角色扮演性質的音頻游戲、硬核歷史故事、懸疑故事的有聲劇,還有喜劇明星對前男友或者前女友的訪談等等。這些都是排在Spotify最受歡迎的,前20播客的節目。
至于有多少播客用戶轉化成了Spotify的付費訂閱用戶,我們并不知道。但Spotify自己的說法是,轉化率太好了,幾乎難以相信是真的。
除了播客之外,有聲書以及車里面我們習慣聽的廣播也是“耳朵經濟”重要的環節。比如說在美國,一半的美國人都聽過至少一本有聲書。


4


你可能會想了,美國有播客、有聲書,咱們國內也有非常豐富的音頻內容,所以中國“耳朵經濟”的前景怎么樣呢?
從總體的音頻內容市場來看,中國毫無疑問會是全球最大的市場。
國內的一家播客公司荔枝,2019年在納斯達克提交了上市招股書。你知道,招股書里一般都會對行業進行嚴謹的調研分析,所以我特意去看了看他們招股書里對音頻市場的分析:

截止到2018年,中國的音頻市場用戶數量是3.77億人,包括播客、廣播、有聲書、音頻直播和社交等等。在接下來的5年里,這個用戶數字將會漲2倍以上,達到9億人的規模。

剛開始看到這個數字的時候,我自己是很驚訝的。9億人,這可意味著,在未來每3個中國人當中,有2個都要聽音頻產品。沒算錯吧?
但是仔細看看這背后的分析,你會發現可能真有這個潛力。
第一, 隨著5G到來,物聯網肯定會經歷爆發期。各種智能家居設備、智能車等等這些物聯網產品,會讓音頻內容的使用場景一下子多起來。就拿智能音箱這一個設備來說,5年后,智能音箱的數量會是今天的7倍以上。
第二, 在互聯網現有用戶當中,音頻用戶的滲透率并不高,只有45.5%。什么概念呢?對比一下就知道了。在互聯網用戶中,音樂內容和游戲滲透率都在80%以上,視頻滲透率也高達73%。所以,音頻的滲透率是很低的,它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。
第三, 現在音頻內容和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科技結合得還比較少。比如說給用戶的智能推薦、廣告的智能分發等等。未來如果能有這樣的結合,無論是用戶互動還是收入模式,都有可能會上一個臺階。
基于這些原因,中國的線上音頻市場可能還有很大的擴展空間。2018年,音頻市場的市值是110億人民幣,到5年之后,這個數字預計會乘以6。
好了,現在我們都說一個詞,叫“可穿戴設備”Wearable,但是在未來,“可聽設備”Hearable可能會成為一個獨立的新品類。
我不知道你每天看手機的屏幕時間是多少,反正我的屏幕時間都在8個小時以上。可想象一下,如果這8個小時的屏幕時間能分出來1/4,變成耳朵時間,我們是不是有可能創造出很多種全新的體驗和生活方式呢?


cross-connecting box - 交叉連接分線箱,電纜接線箱,交接箱 點贊(0) 投訴

P: 2020-01-10 16:27:24

2

假如耳朵經濟發展起來,確實是一個大大的市場。具有強大的潛力。

Banbury-kneader - 密閉式混煉機,混橡機 點贊(0) 投訴

P: 2020-01-17 08:56:02

3

所以無線耳機概念股炒上天了,現在再出文章,是要接力再炒一波?

heat exchange unit - 熱交換裝置 點贊(0) 投訴

P: 2020-01-18 13:42:54

4

splice-closure - 接續套管(通信電纜的) 點贊(0) 投訴

4


你需要登錄才能發表,點擊登錄